<video id="r1xz1"></video>
        <cite id="r1xz1"></cite>

          <ruby id="r1xz1"></ruby>

          <i id="r1xz1"></i>
          <dl id="r1xz1"></dl>

                <p id="r1xz1"></p>

                  東方電機:央企突破“卡脖子”技術的樣本

                  來源:  企觀國資       作者:張寧      發布時間:2023-7-7 10:49  |  

                  與新中國一起成長起來的東方電機,助推中國水電裝備技術實現了從跟跑到并跑、再到領跑跨越。

                  四川德陽,這座并不知名的城市,卻是中國重大裝備制造業基地,全國40%的水輪發電機組產自這里。

                  成立于1958年的東方電機是央企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最重要的核心子公司,是我國研究、設計、制造大型發電設備的骨干企業。

                  基于國家能源戰略需求,自20世紀70年代起,東方電機相繼為葛洲壩、三峽、溪洛渡、長龍山、白鶴灘等國家重大水電工程研制了一批水電機組,將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凡是能夠代表國內最高水平的水電站,都留下了東方電機的烙??;在中國,每4度電中,就有1度電發自于東方電機的裝備。

                  2023年5月16日,東方電機又一次創造了歷史:東方電機自主研制的國內首臺單機容量最大功率150兆瓦級大型沖擊式轉輪成功下線,實現了我國高水頭、大容量沖擊式水電機組關鍵核心技術國產化的“從無到有”。

                  沖擊式水電機組是服務國家“加快西南水電基地建設”戰略重要機型。

                  東方電機此次自主研制出150兆瓦沖擊式轉輪,向自主研制大型沖擊式水電機組邁出了關鍵一步,為我國加快西南水電基地建設,開發水位落差較大的河流創造了有利條件。

                  與新中國一起成長起來的東方電機,助推中國水電技術實現了從跟跑到并跑,再到領跑跨越。

                  團隊試錯,攻克沖擊式轉輪

                  在東方電機水力試驗臺的陳列架上,并排擺放著7個外形相似的沖擊式轉輪模型,它們從100余個設計方案中脫穎而出,記錄著150兆瓦沖擊式轉輪國產化研發的征程。

                  沖擊式轉輪是沖擊式水電機組最核心的部件,適用于高水頭水電站。從性能上看,是我國在西南高原峽谷地區進行水電開發與建設的首選機型。沖擊式水電機組的核心部件——沖擊式轉輪研制,是長期以來制約中國沖擊式水電站建設的“卡脖子”技術。

                  東方電機自主研發出沖擊式轉輪之前,中國在運的所有沖擊式水電站使用的轉輪,都是從外商手里買來的。

                  2018年的一天,東方電機研發團隊拿到了一份外商提供給四川省投資集團(簡稱“川投集團”)的沖擊式水電機組的實驗報告和出廠驗收報告。這份報告里,除了幾個簡單的技術參數,沒有一個關鍵數據。

                  東方電機研發團隊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沖擊式轉輪是怎么做出來的,只能干著急。

                  如果不是2019年東方電氣集團與川投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決意共同攻克大型沖擊式轉輪國產化研制難題,東方電機研發團隊也不可能看到外商的這份報告。

                  “我們之前走技術引進路線,但如今已經走不通了?!睎|方電機研發中心副主任何啟源說,“人家只能賣你產品?!?/p>

                  怎么辦?只能自主研發。

                  事實上,東方電機從2012年前后就已開啟了自主研發沖擊式水電機組的前期謀劃與論證工作。東方電機副總經理、總工程師梁權偉掛帥從各專業崗位中選擇最優秀的研發人員,組成了一個43人的研發團隊,正式動手研發沖擊式水電機組。

                  直到2023年5月16日,東方電機才自主研制出國內首臺單機容量最大功率150兆瓦級大型沖擊式轉輪。

                  何啟源說,這個過程,很艱辛。

                  研發沖擊式水電機組,首先要建試驗臺。

                  水力試驗臺是水電機組模型試驗的重要支撐,沖擊式水電機組對水力試驗臺的要求更高。

                  2018年,研發團隊開始自主搭建沖擊式水力試驗臺。

                  起初并不順利。何啟源他們都只是見過國外試驗臺的樣子,里面是什么結構,他們一無所知。后來,他們四處查找資料,自主攻關,做出來了第一個試驗臺的配水環管。

                  但把這個配水環管拿回來一試,發現根本不能用。

                  第一次失敗,沒有挫傷他們的積極性。

                  自主搭建沖擊式水力試驗臺時,正值東方電機數字化建設風生水起之時。何啟源與東方電機研發中心副主任宋敏同時萌生了一個想法:能不能利用數字化建設的經驗,建一個智能化的試驗臺?

                  團隊討論后認為,可以。

                  經過兩年多的不斷摸索、試驗與優化方案,一套智能化、無人化的試驗臺模式終于做出來了。以往的試驗驗證可能需要等到模型進入運行穩定狀態,才能記錄各項試驗數據,現在基本只需要一鍵啟動,射流控制、數據采樣等都已實現自動化。

                  2020年12月,東方電機成功建成了智能化、高精度的DF-300沖擊式水力試驗臺,并順利通過專家驗收。至此,東方電機具備了按照國家規程、標準進行沖擊式水電機組水力試驗的能力。

                  東方電機自主研發的這個重約20噸,最大直徑約4米的150兆瓦級大型沖擊式轉輪,目前已安裝應用于四川省雅安市田灣河流域的金窩水電站,為這一國內單機容量最大的沖擊式水電機組裝上了“中國心”。

                  金窩水電站沖擊式轉輪運行過程中要經受高速含沙射流的不斷沖擊,轉輪研發制造需要綜合考慮多個復雜問題,對研發者提出了極高要求。

                  即使面對這項前所未有的挑戰,梁權偉還是堅持給研發團隊定出四個目標,即與外商提供給川投集團的設計方案相對比,東方電機研發的轉輪要在性能、出力、可靠性、工藝可達性四個方面不低于原方案。

                  那段時間,東方電機研發中心的會議室里經常坐滿了人,水力、強度、結構、工藝、質檢等多個專業的技術人員當面交流、反復討論。團隊做了80多個沖擊式轉輪的設計方案。從對這些方案進行試驗的結果看,東方電機轉輪的水力性能表現優于外商方案,這讓整個研發團隊非常興奮。就在大家剛要松一口氣時,結構設計反饋回來一個結果:剛度還不能滿足要求。

                  大家都認為,不重新設計實在不行。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因為設計前面的80多個方案,用了半年時間,現在要在一個月內必須完成重新設計并完成試驗驗證。

                  爭分奪秒。

                  經過反復試驗和論證,研發團隊終于通過40多個方案對比分析,挑選出了一個同時滿足四個目標的最優方案。

                  東方電機沖擊式轉輪研發團隊在驗證分析了一百多個方案后,確保了轉輪循環疲勞壽命不低于15億次,可承受110-220噸力15億次的沖擊,從無到有解決了大型沖擊式轉輪結構設計方面的難題,確保轉輪性能優異,結構安全可靠。

                  從引到創,收獲骨氣和底氣

                  “從葛洲壩到三峽,從溪洛渡到白鶴灘,經過這么多年的技術積累,我們有這個底氣,我們可以把沖擊式水電機組做好?!绷簷鄠フf。

                  1958年5月末的一天傍晚,從寶雞開往成都的火車停在了四川德陽車站,車廂里下來了9個人,他們就是響應國家三線建設,從哈爾濱電機廠道遠而來支援、籌建德陽水力發電設備廠的第一批開拓者。

                  當年10月13日,德陽水力發電設備廠開工興建,它就是東方電機的前身。后來,東方電機與哈爾濱電機發展成為了中國水力發電設備的兩大支柱企業。

                  1977年—1988年,東方電機干成了一件事,震驚了世界。

                  上世紀70年代,國家開始建設葛洲壩水電站工程。當時,東方電機提出要為葛洲壩研制單機容量17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如此大體量的水輪發電機組,在當時的世界范圍內沒有先例。

                  在原一機部召開的一次葛洲壩水輪發電機組設計討論會上,有專家想推翻東方電機的“大機”設計方案,甚至斷言“這將是扔在長江里的一堆廢鐵”。

                  憑借有力的試驗分析數據,東方電機代表在討論會上反駁了上述言論,并堅持“大機”設計方案。

                  歷經1500個日夜的反復試驗,1981年,東方電機為葛洲壩研制的兩臺17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成功投運。

                  1985年,東方電機為葛洲壩研制的17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與原子彈、氫彈、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等重大項目一起榮獲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這也是中國水電史上首個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1989年,畢業于清華大學流體力學專業的趙永智來到東方電機,開始從事水輪機產品的水力設計與研發工作。如今,趙永智已是全國勞動模范,東方電機副總工程師、首席專家。

                  在趙永智看來,葛洲壩工程是東方電機獲得的一項至高榮譽;三峽工程,則是東方電機發展史上的一個關鍵節點。

                  三峽水電站之前,中國水電站最核心的技術——轉輪研發技術,都是來自國外發達國家,東方電機只是生產制造核心部件之外的零部件。

                  1996年,國家制定了三峽工程國際采購規則,通過“捆綁招標”,以“技術轉讓——消化吸收——自主創新”的模式,建設三峽水電機組。最終,三峽左岸14臺機組由包括法國阿爾斯通—瑞士ABB投標聯合體、德國Voith、GE加拿大等世界水電巨頭在內的兩大聯合體中標,其中,東方電機作為國內分包商,承擔了三峽左岸2臺發電機組的制造任務。

                  當時,三峽集團出資派了東方電機四位技術人員去GE加拿大分公司、德國福伊特和西門子等公司學習水電技術。四位技術人員回國后,對趙永智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跟國外公司至少有30年的差距?!?/p>

                  從那時開始,東方電機就深刻意識到:一定要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東方電機開始組織水力研發團隊,設計建造實驗臺,鉆研核心技術。

                  三峽左岸機組運行后,正在學習并自主研發核心技術的東方電機,抓住了一個重要機會。

                  壓力脈動問題,是三峽左岸電站國際供應商在轉輪設計中留下的難題。在某些條件下,壓力脈動會引起機組劇烈震動,威脅機組安全穩定運行。盡管國外多家巨頭多年研究,推出了效率達到要求的轉輪,但是由于三峽電站水頭變化大,實際運行中,情況仍不理想。

                  當時年僅36歲的石清華主動請纓,他正是東方電機此前派去加拿大GE公司學習水電技術的四位技術人員之一。

                  石清華帶領團隊,在試驗臺上對國外公司的三峽機組轉輪進了大量復核試驗和反復分析論證,并對原方案進行優化設計。半年后,團隊新開發的轉輪完全消除了壓力脈動問題。這為東方電機向三峽右岸項目的飛躍打下了基礎。

                  2004年3月27日,三峽右岸電站12臺水輪發電機組招標合同簽字儀式在湖北宜昌市舉行。與左岸不同,這一次中標的不再只是兩家國外巨頭聯合體,而是東方電機、哈電與法國阿爾斯通一起,分別獲得4臺機組的獨立設計制造合同。

                  從三峽左岸分包外商一部分合同起步,東方電機僅用了7年時間,成功實現了國家在三峽工程中制定的“技術轉讓—消化吸收—自主創新”的戰略目標。

                  用趙永智的話說:“在三峽右岸,我們甩開了‘洋拐棍’?!?/p>

                  三峽之后,東方電機在中國第二、世界第三大水電站——溪洛渡水電站取得了又一重大成就。2008年—2013年,東方電機為溪洛渡水電站成功研制了9臺77萬千瓦混流式水電機組,結束了國外公司在200—250米水頭段巨型混流式水電機組水力開發的長期壟斷局面,使我國的水電裝備水力參數首次達到了國際水平。

                  隨著在葛洲壩、三峽、溪洛渡等舉世聞名的水電項目上取得的巨大成就,東方電機逐漸在國際水電市場上揚名。

                  巴西杰瑞電站是世界上最大的貫流式機組水電站。2008年,趙永智率隊前往瑞士洛桑,東方電機與美國GE、法國阿爾斯通、德國福伊特等世界水電巨頭同臺競技,拿下了巴西杰瑞電站22臺單機容量7.5萬千瓦貫流式機組的訂單。

                  經過一輪又一輪反復、不厭其煩地設計、加工、試驗,東方電機的產品獲得了世界的肯定。趙永智至今仍然記得,世界水電聯合會主席阿偉蘭拉著他的手說:“中國,了不起!”

                  四代接力,問鼎白鶴灘

                  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工程,是當今世界技術難度最高的水電工程。

                  百萬千瓦機組,是電力裝備行業先進水平的代名詞。2006年和2014年,我國國產的火電和核電百萬千瓦機組相繼投運,繼西方發達國家之后成功“登頂”。而百萬千瓦水電機組,一直是世界水電的空白,是西方發達國家也未曾涉足的“無人區”。

                  地處金沙江下游的白鶴灘是“西電東送”的骨干電源點。

                  2006年底,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的研發工作在三峽集團的組織下展開,研發團隊由5家單位組成:三峽集團、長江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國電建集團華東勘測設計研究院、哈爾濱電機和東方電機。

                  白鶴灘水電站裝機總容量1600萬千瓦,左右兩岸分別安裝8臺單機容量100萬千瓦的水電機組。其中,白鶴灘左岸全部8臺機組由東方電機自主研制供貨。

                  2021年6月28日,白鶴灘水電站首批百萬千瓦機組投產發電。用了16年,中國水電登上了世界巔峰。

                  隨著單機容量的提高,機組研制難度越來越大,尤其是當發電機單機容量接近100萬千瓦時,水電機組的運行條件、性能參數、總體結構和材料應用將發生變化,現行的水電機組國家標準和國際標準將不能完全適用,開發難度可想而知。

                  2008年,趙永智參加了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的論證會。論證會對白鶴灘電站單機容量是否要上百萬千瓦猶豫不決。有專家建議,白鶴灘左、右兩岸由東方電機與哈爾濱電機各研制7臺80萬千瓦和1臺100萬千瓦水電機,定位試驗,成功了再改良。

                  趙永智等專家直接否定了這個建議:“我們可以保證機組安全穩定運行?!?/p>

                  基于溪洛渡水電站77萬千瓦水電機組研制經驗,趙永智等人在論證會上拿出了數據充分的報告,這份報告決定了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的最終立項。

                  由于白鶴灘項目的重大意義,業主單位三峽集團對工程質量提出了“七個零”的嚴格要求,即設計零疑點、制造零缺陷、安裝零偏差、進度零延誤、運行零非停、安全零事故、服務零投訴。

                  經過競標,東方電機拿到了8臺機組的研制任務。

                  為此,由東方電氣集團公司主要領導和東方電機主要領導掛帥,從承擔過三峽、溪洛渡、巴西杰瑞等重大項目的技術人員中抽調了一批精干力量,組成了20個專業團隊,對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的100多項重大專題進行科研攻關。

                  2015年,白鶴灘項目水輪機副主任設計鄧金杰著手攻關白鶴灘水電機組的座環設計。座環設計是個復雜工程,鄧金杰前后五易其稿,終于實現了座環性能、強度、變形、工藝性等各項指標的完美匹配,一個多月出了400多張圖紙。

                  與此同時,白鶴灘水輪機主任設計宋敏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做了幾十個設計方案,反復論證和推敲成為常態。有時候確定了一個最好的方案放在辦公桌上,夜深時,回到家忽然想到有個數據還可以進一步改進,第二天,宋敏又會馬上對方案進行修改,心里想著的就是要在白鶴灘機組上精益求精。

                  2018年初春,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進入最關鍵的安裝調試階段。

                  如果安裝精度不夠,機組高速旋轉時,巨大的離心力就會造成相關零部件損傷,威脅整個發電機組的安全。因此,白鶴灘水電機組的安裝精度,必須以毫米來計算。

                  白鶴灘水電機組的重量近8000噸,相當于一座埃菲爾鐵塔,對于這樣一個龐然大物,需要以繡花般的功夫來安裝,難度可想而知。

                  進入最后安裝調試的那一兩百個日日夜夜,大家的心都是懸著的。

                  回憶起那段經歷,趙永智說:“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每天做試驗盯到半夜,真的吃不消。我平時一天抽半包煙,那一段,一天要抽兩包?!?/p>

                  就在東方電機對白鶴灘機組進行最后的安裝調試的時候,趙永智收到了三峽集團機電專業總工程師張成平發來的微信,內容是德國福伊特與法國阿爾斯通研制的烏東德水電站85萬千瓦水電機組的運行參數,他問了趙永智一句話:“白鶴灘機組的震動、擺度能不能達到這個水平?”

                  趙永智回復張成平:“我們能夠達到三峽精品機組的要求?!?/p>

                  2021年6月28日,白鶴灘水電站首批百萬千瓦水電機組投產發電,機組啟動后功率穩穩升到了100萬千瓦。運行參數上,整個機組的擺動幅度只有0.07毫米,相當于一根頭發絲。從振動、擺度、溫升等主要運行參數看,東方電機研制的白鶴灘機組優于烏東德水電站機組。

                  趙永智用數據回答了張成平的問題。

                  在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的研制過程中,東方電機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部分關鍵技術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其中,僅軸承部分就產生了32項新專利,電機效率史無前例地超過了99%。

                  在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研制過程中,東方電機集結了從“60后”到“90后”四代科研人員的技術積累、“傳幫帶”與合力。趙永智說,如果沒有東方電機的全力以赴,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研制不可能成功。

                  軟硬結合,數字化賦能科技創新

                  走進東方電機的定子沖片數字化車間可以看到,云端制造運行管理系統下達指令后,機器人把生產物料送上對應的機臺,智能產線經過卷料上料等工序后直接產出定子沖片成品。這時,車間里的高清屏幕準確報告著每臺設備的生產情況、物料狀態和產品質量。

                  “如虎添翼!”東方電機數字化與智能制造技術部副部長蔣彥坤,這樣形容東方電機的數字化轉型與制造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之間的關系。

                  2017年6月,東方電機自主研發的磁極數字化車間投入使用。同時,在定子沖片、轉子線圈、定子線圈三大數字車間的自動化生產線上,各個環節正在井然有序高效運轉。這些定制產品,將直接送到白鶴灘水電站的建設現場。

                  東方電機研制的8臺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達到“臺臺精品”的標準,數字化車間在大幅提升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方面功不可沒。

                  從2016年投石問路到2020年數字化車間建設圓滿收官,東方電機用了4年時間里,初步實現了一家傳統重型裝備制造企業的數字化升級。

                  由一個協同制造平臺、三個數字化車間和多個智能制造單元組成的數字化體系,極大助力了東方電機在白鶴灘百萬千瓦水電機組、抽水蓄能機組、沖擊式水電機組等國家重大水電項目研制上取得突破。

                  借助現有的數字技術手段,在自主研發150兆瓦級大型沖擊式轉輪的過程中,何啟源明顯感覺到,問題不像以前那么難解決了。

                  比如,何啟源團隊應用了東方電機自主開發的沖擊式轉輪三維造型軟件,借助這個軟件,轉輪的曲面新建、曲線調整等操作變得簡單,原來耗時2周的水斗造型設計,現在15分鐘即可完成。造型設計速度大幅提升,為大型沖擊式轉輪的研制爭取了寶貴時間。

                  沖擊式轉輪的生產制造環節則應用了機器人電弧增材制造技術(3D打?。?,3臺機器人歷時40余天協同作業,完成2700千克金屬增材,開創了行業先例,突破了轉輪鍛件制造難題。

                  與汽車、電子等流程式標準化大批量制造企業不同,大型水力發電設備以單件、定制化、離散型、小批量制造為主要生產方式。對于東方電機來說,國內同行業并無可供參考的數字化轉型案例。

                  “沒必要”“建不成”……當時,在東方電機數字化企業建設辦公室工作的楊韜,聽到的是身邊一陣陣的反對聲。

                  盡管如此,2016年,在工信部的支持下,東方電機率領企業拉開了智能制造數字化工廠建設的序幕,并向工信部申報了“大型清潔高效發電設備智能制造數字化車間建設”示范項目。

                  東方電機決策層將試驗田選在了發電裝備制造領域生產模式最傳統、作業強度最高、改造難度最大的三個共性核心零部件——定子線圈、轉子線圈、定子沖片。如果這三大生產車間數字化探索取得成功,就意味著數字制造在發電設備行業切實可行。

                  4年間,東方電機智能制造專項工作組經過反復的學習、試驗和修改,克服了各種技術難關,從無到有,自主研發建成了國內首個定子線圈、轉子線圈、定子沖片三大數字化生產車間。

                  數字化后的生產線達到了人工無法企及的精度和速度。例如,定子沖片車間在智能制造數字化升級前,一條生產線共有12—14個人,而現在,只需要2—4個人就可以負責整條生產線,人均產出提高620%,產品不良品率降低20%,能源利用率提高56.6%,勞動強度降低了90%。

                  2020年3月25日,東方電機數字化建設項目通過國家驗收,建設成果被國資委認定為“國有重點企業管理標桿創建行動”的標桿項目?!皷|方電機的數字化建設大大提高了國家發電設備的生產水平和能力?!痹陧椖框炇宅F場,國家驗收專家組成員丁國富說。

                  系統變革,制度引領科技創新

                  曾是白鶴灘水電機組水輪機副主任設計的鄧金杰,如今擔任起東方電機科技創新規劃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鄧金杰很早就注意到東方電機內部存在一個問題:在科研課題的申報過程中,各部門基本上都是產品開發遇到什么問題申報什么課題。這種課題申報模式,申報者通常不會系統考慮產生問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如果發現問題確實不好解決,可能還會“繞著走”,最終造成很多真正需要解決的深層次問題得不到研究,需要長年堅持的基礎性研究沒有人申報?!爸匾氖虑椴痪o急,該干的事情沒人干?!编嚱鸾苷f。

                  持續提升技術創新能力,無異于東方電機的生命線。這個問題引起了東方電機副總經理、總工程師梁權偉的重視。

                  2022年5月,東方電機入選國資委“科改示范企業”名單,這給東方電機的改革提供了契機。

                  2022年下半年,東方電機以組織機構改革為突破口,圍繞科研“做什么、誰來做、怎么做、如何評、如何用”五個核心問題,對科技創新管理體系進行了全面系統的變革。

                  經過長期思考研究,東方電機科研管理團隊做出了一份《科研項目指南》,來明確科技創新“做什么”的問題。這也是行業內首份在企業內部施行的《指南》。

                  《指南》將過去以各部門為主體的“自下而上”的科研課題申報模式,改革為以公司為主體的“自上而下”為主的出題模式,并以“問題導向、需求導向、發展導向、興趣導向”為原則,面向外部用戶、相關高校、科研院所等單位和機構廣泛征集科研課題建議。

                  通過這一變革,東方電機找出了研發工作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

                  東方電機優化了公司的創新基金管理模式,突出創新基金激勵向科研指南項目和基礎性、創新性研究傾斜,獎勵分配向主研團隊和骨干人員傾斜,一改過去存在的激勵導向不明、分配原則不清、激勵效果不佳的問題。

                  研發中心是東方電機的核心部門主要由過去的研究試驗中心和產品開發部合并組建而成,目前共有430余人。

                  2001年—2022年,為了給處于不同發展階段的科技創新賦能,東方電機多次對技術研發部門組織結構作出調整。

                  2001年,中國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東方電機對技術研發部門進行了一次組織結構上的重大調整,加入世貿組織前,東方電機的研發人員很少有與國外公司學習、交流先進技術的機會,那時的研發組織以專業劃分,研究人員和開發人員在一起共同攻關科研課題;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東方電機接觸國外先進技術的機會多了起來,當時公司處于趕超國外先進水平的階段,于是領導層決定將技術研發部門的研究人員和開發人員分開,開發人員在接觸國外先進產品和技術時,遇到搞不懂的問題,就交給研究人員;研究人員研究出成果,再來指導開發人員,提升研發水平。

                  這一調整,對東方電機研發人員充分掌握國外先進技術起到了作用,并且在絕大多數領域,與國外先進技術相比,實現了“跟跑”到“并跑”的目標。

                  但同時,也逐步凸顯了一些問題:公司的科研技術人員都在圍繞具體工程項目或做項目工程技術開發,或解決具體工程項目中已遇到的技術難題,但真正原創性、基礎性技術研究較少,難以實現從“并跑”到“超越”“領跑”的跨越。

                  東方電機針對研發中心的內部組織結構,在行業內首次提出了“大融合、小分離”的調整方案,即先把研究實驗中心和產品開發部合起來,目的是打破技術專業、職能間的壁壘,形成合力;然后對所有人進行職能上的重新劃分,比如,在一段時間內,讓經驗豐富的開發人員去做基礎技術研究,讓技術研發人員去面向市場接觸客戶。

                  調整是為了適應并且賦能東方電機下一階段發展目標。同時,也能夠使科研形成“始于用戶、終于用戶”的有效閉環。

                  為落實領先戰略,東方電機的其他多項科改措施正在有序推進。

                  伴隨著東方電機的變革,鄧金杰看到了變化:“以前,東方電機的海歸和博士非常少,整個公司也就兩三個;最近這一兩年,研發中心的好幾個專業都進來了博士。研發中心去年有9個博士,今年有13個博士,水力開發專業的博士更多一些。每個博士都要引領所在專業的技術研究?!?/p>

                  持續發力,實現世界領先

                  進一步增強創新能力,引領行業技術發展,是東方電機制定的下一個總體目標。東方電機領導層稱其為“領先戰略”。

                  沖擊式水力研發技術,是東方電機2023年的五大重點科研方向之一。

                  何啟源說,東方電機科研團隊研制的150兆瓦沖擊式轉輪,實現了關鍵核心技術從0到1 的突破,但是距離世界先進水平還有不小差距。

                  對于沖擊式水電機組,何啟源手里東方電機有一個“三級跳”計劃:第一跳,自主研制150兆瓦沖擊式轉輪;第二跳,依托位于西藏怒江支流的扎拉水電站工程,健全研發體系,掌握沖擊式水電機組全套技術,實現500兆瓦級巨型沖擊式機組的自主研制,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第三跳,攻克更大容量、更高水頭下沖擊式水電機組的一系列技術難題,完成700-1000兆瓦級巨型沖擊式水電機組的自主研制,實現世界領先。

                  為了助力沖擊式水電機組的“三級跳”計劃,東方電機在2022年專門制定了相關支撐制度,決定在2023年首次與外部研究團隊建立創新聯合體,共同攻關沖擊式水力研發技術。

                  在東方電機,數字化與智能制造技術部副部長蔣彥坤手里也有一份“三步走”計劃:第一步,在2016年—2020年建成數字化車間,為數字化工廠建設夯實基礎;第二步,在2020年—2025年建成全生命周期數字化工廠,實現效率倍提;第三步,在2025年—2035年建成智慧互聯工廠,全面實現智能化,支撐企業達到世界一流發電裝備企業的目標。

                  蔣彥坤打了一個比喻:如果把數字化車間建設比作東方電機數字化1.0時代,那么目前正在進行的數字化工廠建設,就吹響了東方電機數字化2.0時代的集結號。

                  按照《東方電機數字化工廠建設規劃(2020-2025年)》,“十四五”期間,東方電機將圍繞“三維協同設計的數字化、制造過程的數字化、主要產品的智慧化和服務的數字化、經營管理業務的數字化、數字化基礎平臺設施建設”五大方向全面推進數字化企業建設,實現產品全生命周期的數字化轉型,搭建清潔能源發電裝備研發制造工業互聯網平臺,全面提升企業的市場、技術、質量、成本、交貨和服務6大核心競爭能力,實現生產效率提升100%的倍增目標。

                  (本文為企業觀察報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聯系編輯部)

                  (編輯:王星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中共中央國務院舉行春節團拜會
                  國務院國資委召開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
                  2023央地合作論壇在京舉辦
                  中國建筑繪就綠色生態畫卷
                  滬寧沿江高鐵啟動試運行
                  國資央企深入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
                  融媒體更多

                  揭秘 | 中建集團是如何擺脫開發商拖累的

                  宗慶后之后,娃哈哈面臨三大挑戰!

                  金融政策助推上市公司完善ESG信批

                  時評更多


                  一级毛片免费

                      <video id="r1xz1"></video>
                        <cite id="r1xz1"></cite>

                          <ruby id="r1xz1"></ruby>

                          <i id="r1xz1"></i>
                          <dl id="r1xz1"></dl>

                                <p id="r1xz1"></p>